登陆

关于西藏文明的好电影,都在这儿了

admin 2019-11-04 292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
你们这批人享受现代生活的优越感,同时为了满足自己,让另一批人在封闭的地方过原始生活,这个太荒诞。

当年,杨柳松在穿越雅鲁藏布大峡谷之前,他计划先去往圣地加拉森当看看。为了感谢热情款待他的17岁少年嘎玛,杨柳松决定雇佣他为向导。“应诺的关于西藏文明的好电影,都在这儿了报酬是个很诱人的数字,我不再是生意人”。

嘎玛很高兴,说他去过加拉森当,愿意做诈骗罪杨柳松的向导。但这直接导致了最后杨柳松没有去成加拉森当。

因为嘎玛并没有去过加拉森当。

事后杨柳松回想,“我犯了一个感情上的错误,十七岁的嘎玛还不懂得金钱与诚实之间的取舍”。

图片来源:截图自豆瓣

《结,起点亦是终点》记述了杨柳松穿越雅鲁藏布大峡谷全程,历史、地理、人文、宗教信手拈来,可读性相比《北方的空地》只高不低。

这其实是现代文明与传统藏地原生文化之间碰撞之下的直白表现。这种碰撞正日益激烈。

比如一个在寺院修行的小喇嘛,因为新年放假3天,他回到家里。3天的时间里,充满好奇心的小喇嘛被电视深深吸引,迷上了用VCD播放的“唐僧喇嘛”(86版西游记)。

小喇嘛和家人看《智美更登》(传统藏戏),觉得无聊便跑去录像厅看成龙主演的香港电影,没钱又跑去正在演“智美更登”的哥哥那里要了10块钱。小喇嘛遇到电影里的接吻镜头赶紧跑出来,要回了钱去买零食,买了“唐僧肉”、娃哈哈和孙悟空面具。关于西藏文明的好电影,都在这儿了

在世俗生活和宗教生活之间,在本土传统文化和现代文明之间,小喇嘛既新奇又迷茫。

这是藏族著名导演万玛才旦的第一部叙事长片《静静的嘛呢石》中的故事,上映时间是2005年。

片子小众,年代有点远,目前才2000多人打分。图片来源:截图自豆瓣

万玛才旦及其作品的出现,标志着“藏地新浪潮”的到来,一批藏族导演用自己的视角,用藏语拍藏人自己的电影。此后的十年间,万玛才旦几乎独自扛起了“藏地新浪潮”这面大旗。

时代在变换,藏人也在变。内地游客来西藏,少不了说几句“你们都变了,都不原始了”。万玛才旦在一次采访中曾表示,他很反感这种论调:“你们这批人享受现代生活的优越感,同时为了满足自己,让另一批人在封闭的地方过原始生活,这个太荒诞。”

万玛才旦出生于青海海南藏族自治州贵德县,属于三大藏区里的安多藏区,他所在的村子,在黄河边上,距离西宁三四个小时的路程。

小时候印象特别深刻的一件事是,村子旁边修水电站,有一天突然来了工程队,先是勘测,之后开始施工,然后来了更多的全关于西藏文明的好电影,都在这儿了国各地的工人。他们住的地方形成了一个小集市,配套关于西藏文明的好电影,都在这儿了齐全,还有洗澡房、洗头房。

“这跟《百年孤独》里的马孔多镇是一样的——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突然来了很多人,成为一个小镇,然后原有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都变了”。

以前村子里的人半农半牧,现在大家发现打工可以挣到更多的钱。以前谁家要盖房子,很多村民都帮忙,现在只有几个亲戚来。打工更有钱赚,但人和人的亲近感没有了。整个结构都在发生改变,大家对物质的欲望变得更强了。

万玛才旦认为,作为人,这也正常,他们通过城里来的人认识了外面的世界,有了一点变化。本质上每个人都向往舒服的生活,有权利追求这些东西。人的物质需求满足了才有可能去追求一个更高的、精神的东西,他们需要这样一个阶段。

但水电站修好了,工人们都离开了,村里的人已经改变了,回不去了。

因此,万玛才旦的作品,从《静静的嘛呢石》开始就一直试图展现藏人的精神世界,传统文化遭受现代文明冲击,原有的生活被改变,却又无处安放。

这样的改变处处皆是。当年杨柳松去过的雅鲁藏布大峡谷的加拉地区,现在已经开发成了旅游景区,配套设施齐全。这仅仅是一个缩影,去过藏区徒步、登山,甚至旅游的人,饮食、住宿、交通,相信很多人都接受过藏人的服务。

《静静的嘛呢石》是万玛才旦“藏地三部曲”的第一部,电影里,传统与现代还能平和相处。但他之后的作品开始越来越激烈。

“三部曲”的第二部作品《寻找智美更登》,讲的是一个导演和摄影师,要拍一部有关智美更登的电影,为找到合适的扮演智美更登和他妻子的男女演员,他们走访了许多跟藏戏有关的村庄、寺院、城镇。

《寻找智美更登》海报。图片来源:豆瓣

他们找到的女孩很合适,可她的要求要找到她变心的前男友,来演智美更登。这是一部典型的公路片,电影组寻找智美更登的过程中为我们展现了一幅藏区生活画卷。

智美更登是传统藏戏《智美更登》的主人公,是利他主义思想和大无畏的自我牺牲精神的象征,是释迦牟尼的化身。在修行的道路上,他将自己的儿女、妻子甚至眼睛都施舍给了比自己更匮乏的人。

《寻找智美更登》集中表现了三种藏人。一种代表传统藏人,淳朴、真诚,有着传统信仰。

一种代表现代的藏人,比如酒吧里的歌手,不会唱藏戏的藏族表演团孩子们。相比传统的藏人,他们更像个城市人。

还有一种人,即是片中摄制组,他们处于传统与现代之间。他们仍在寻找智美更登,并试图记录这传统,但他们很艰难。万玛才旦将自己的困境在影片中展现。

及至《塔洛》,这种矛盾更加激化了。主人公塔洛记忆力超强,对自己放的羊如数家珍,从数量、大小、公母,门清。他甚至能像念经文一样背诵小学时学过的课文《为人民服务》。

图片来源:豆瓣

他独自一人在山里放羊。自己做饭,喝酒。晚上点几个二踢脚,防狼。无聊的时候唱几句拉伊(藏族山哥)。有一天去派出所补办身份证的经历,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。

办身份证得照证件照,照证件照需要衣冠整洁。理发店洗头的时候,他认关于西藏文明的好电影,都在这儿了识了理发师杨措,一个剪着短发,现代感十足的藏族女孩。闲聊中塔洛报出自家的羊能卖16万块钱,杨措动起了心思。

她开始“勾引”塔洛,唱K、喝酒、上床,但塔洛还是本能地逃离。

继续回到牧羊生活中,一次酒醉后,狼咬死了不少羊。羊主人的责怪以及高额的赔偿费用,让塔洛歹心横生,卖了羊与杨措一起私奔。

塔洛与杨措。图片来源:豆瓣

但最终却是人财两空。影片的最后,塔洛手里攥着点燃的二踢脚,选择了自残。虽然画面没有给出,但塔洛内心所受到的煎熬喷薄而出。

其实,在万玛才旦的影像下,塔洛代表得还是传统藏人,之所以把他塑造成一个记忆力超强的人,这背后的象征意义,应该是不能忘却传统。

但传统在现代的藏地是如此的格格不入,倒退回去又根本不可能。这是不少“藏地新浪潮”电影人内心最纠结的问题。

他们也在试图找到一种和解的方式。今年刚上映的万玛才旦的又一部佳作《撞死了一只羊》,似乎就是在表达这种和解。

图片来源:截图自豆瓣

从《静静的嘛呢石》2000多人打分,到《撞死了一只羊》20000多人打分,藏地电影正在受到越来越多的人关注。

司机金巴在路上撞死了一只羊,“真是邪门了,满世界看不到活物的地方,这只羊就跑到车底下了。”他想找个僧人超度这只羊,“不然心里纠结。”在司机金巴粗犷的外表下,有着一颗传统藏人的心。

超度完了,他并没有让旁边的村汉去吃这只羊,而是选择了为这只羊举行天葬。“你是一个人吃,秃鹫是很多秃鹫吃,一样吗?秃鹫能把它带到天上,你能吗?”

司机金巴在此处的表演令人忍俊,但转念一想,这么一个生活方式很现代的藏人,他的内心里实则保留了很多藏人的传统之美。

这或许是导演万玛才旦理想的传统与现代和谐相处的模版。

《撞死了一只羊》剧照。图片来源:豆瓣

司机金巴在路上搭载了一个顺路的康巴藏人,也叫金巴,是去为父报仇的。在康巴的传统里,有仇不报是会被人瞧不起的。

司机金巴在给羊举行完天葬后,试图去挽救杀手金巴。但司机金巴却获知杀手金巴在看到杀父仇人之后大哭着离开——他并没有报仇。杀手金巴选择放下,选择释然,选择了放弃传统。当然不是放弃全部,而是放弃了传统与现代不兼容的那部分。

当然不能放弃全部传统。一个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的民族,就如无根之萍。

影片最后,在司机金巴的梦里,他替杀手金巴完成了复仇。他悲天悯人的心得到了救赎,但杀手金巴在放弃复仇的那一刻,何尝不也是完成了救赎?

说到救赎,总会听到有人说要去西藏,去西藏会得到救赎,会净化心灵,这点多少年前就被拿来炒的噱头,至今还在被营销号翻炒。透着一股子“外来者”的偏见。

汉族导演也拍藏地电影,像田壮壮的《盗马贼》,像冯小宁的《红河谷》,像陆川的《可可西里》,再到最近几年拍了《冈仁波齐》《皮绳上的魂》的张杨。

没有贬低的意思,这些电影不可谓不经典,但终归是从汉人的角度来拍的,显得水土不服。即使是小成本制作却获得过亿票房的《冈仁波齐》,也不过是因为“朝圣”“信仰”等词汇抓住了很大一部分文青的心。

将近10万人打分,这部电影不可谓不红。图片来源:截图自豆瓣

虽然这是部藏语电影,摄制组也提前进驻村子与演员们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,但影片最终展现的只是“信仰”之主题,于藏人的精神世界的探索,终究显得浅薄了。

要说拍朝圣拍得最出彩的,还是藏族导演松太加的《阿拉姜色》。得知自己得了重病的妻子俄玛,在一场梦中惊醒后,执意踏上朝圣的路程。现任丈夫不解,但和儿子相继追随加入陪伴,这个家庭也在艰辛旅程中逐渐消除隔阂,达成和解。

在途中,弥留之际的俄玛向丈夫道出她朝圣的初衷:在梦中前夫让她带上他的骨灰去拉萨朝圣。丈夫罗尔基最终帮助病逝的妻子完成了心愿。

《阿拉姜色》剧照。图片来源:豆瓣

松太加给带着神秘色彩的宗教仪式——磕长头、朝圣披上了人性的外衣。从此这种宗教仪式不再与信仰密切相关,而是与人类亘古以来的主题——亲情交织在一起。

朝圣对旁人来说不再遥不可及,松太加将被神秘化的藏地,生活化地展现给世人。在他的诠释下,藏地不再高高在上,生活在藏地的,跟我们一样,都是活生生的人。

松太加跟万玛才旦采取了不同的方式去表现藏人眼里的藏地,前者平和,后者激烈,却又殊途同归,也都真实。

如果你经常去到藏地,无论徒步还是登山,亦或是旅游,你去到寺庙,你去到藏民家里,你去到神山脚下,你去到神湖边上。如果你想更真实的了解这片土地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,我强烈建议你去看看“藏地新浪潮”这些藏族导演们的电影。

我觉得看过之后,起码你不会再被类似于《XXX,户外人自己的电影,看完我又想进藏了》这样的标题忽悠。

于藏地,你又多了一层自己的见解。

如果我告诉你的梦,也许你会遗忘它;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,那也会成为你的梦。

——藏族谚语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